国学研究综述


国学研究综述
梁大新 韦文华

【摘要】 国学, 产生于西学东渐、 文化转型的历史时期。 兴起于二十世纪初, 近年的“寻根”热、 “国学”热使国学再掀研究热潮,这反映了当下现代人对传 统文化的反思。本文试图从三个方面即国学是什么、国学有什么、为什么学国学 集中整理、分析、总结有关研究现状及成果,以期为所有关注国学的人士提供一 些新的视角和研究参考。 【关键词】国学 国学研究 综述

早在 1992 年 1 月,北京大学成立了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,著名学者袁行 霈被任命为中心主任,他倡议、创办了《国学研究》年刊,并出版了国学研究丛 刊。可惜笔者困于偏隅,未能读到,深以为憾。二十一世纪初,随着北京大学成 立国学研究院、中国人民大学成立国学院,一些国内著名大学相继成立国学研究 院、所,开办国学班,各地媒体此起彼伏地报道有关“国学启蒙班”“少年读经 、 (典)热”等。不少学者也相继撰文发表自己关于国学话题的观点。本文试图从 三个方面即国学是什么、国学有什么、为什么学国学集中整理有关研究成果呈现 给读者。 一、国学是什么 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先生在致《社会科学报》的一份书函中说: “今日言‘国 学’ ,……应自己先弄清‘国学’是什么……” 。国学是什么?大家好像都清楚, 但一具体到什么是国学?好象又说不清楚,仿佛是有点可以意会难以言传似的。 翻检《辞海》《辞源》一类工具书,对“国学”一词的定义均谓“本国固有之学 、 术也” 。显然,这种释义比较抽象,仍给人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的感觉。那么究 竟什么是国学?国学一词的本源何在呢? 我们先看看国学一词源自哪里。 牟润孙先生在《敬悼陈寅恪先生》一文中说: “所谓‘国学’ ,其实是一个来 自外国的名词,外国人研究中国问题自称为‘汉学’ 、sinology、文字、语言、历 史、地理、考古、民俗、美术,无所不包。中国人自己创办研究所,自然不能用 ‘汉学’两个字,于是改称‘国学’ 。几十年积非成是,大家沿用不疑。 ” 黄兴涛在《国学与现代意识》一文中说: “中国古代虽有‘国学’二字,但 意为国家所设立的最高级别的学校兼教育管理部门 (如国子监就被称为 ‘国学’。 ) 我们现在所说的‘国学’乃是清末以来的新名词、新概念,它最早从日本传来, 大意是指与西学相对的、本国所固有的学问、文化。黄遵宪 1887 年完稿,1895 年正式刊行的《日本同志》里就是这样使用的。二十世纪初年以后,在西方学术 研究文化的冲击下,与之相对的此种意义的‘国学’一词,才逐渐传播开来。 ” 从上述材料引述中我们可以看出,国学一词的本源有三种:一说来源于外国

的汉学;二是传自日本;三是受西学冲击而产生的国学。三种说法都言之凿凿, 有理有据。概括起来, “国学”产生于西学东渐、东学式微的文化碰撞转型期。 有人概括“国学”乃是现代民族国家意识和学术现代意识,这两种现代意识同时 觉醒的特殊凝固结合体。 下面再看诸家是怎样解释“国学”这个概念的。 清末民粹派代表人物邓实在《国学讲习记》中说: “国学者何?一国所有之 学也。有地而人生其上,因以成国焉,有其国者有其学。学也者,学其一国之学 以为国用,而自治其一国也。(1906 年《国粹学报》第 19 期) ” 著名学者曹聚仁说: “其实‘国学’者,只是‘在中国的’学术思想。 ” 著名学者胡适说: “研究这一切过去的历史文化的学问,就是‘国故学’ ,省 称为‘国学’” 。 总三家所述,我们认为,邓氏关于国学的解释很宽泛,但却强调了国学的经 世致用性。曹氏和胡氏都属于概念一般性的解释,但我们可以从中看出国学是一 个中性词,既有“国粹” ,也有“国渣” ,而我们往往认为“国学”不是一个中性 词。正如吴亚生在《弘扬“国学”要弘扬什么?》一文指出: “中国传统文化中 关于个人修养和社会伦理方面的内容要具体分析,有些是应该继承的,有些是应 该批判的。 《易经》中的‘天行健,君子当自强不息’说的就是做人要自强不息。 孟子的‘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’说的是做人要有坚定的信仰。 这些都是我们应当继承的优秀思想。但是,三纲五常的等级思想是与当今世界民 主、平等的思想不相容的。其他还有不少于现代文明不相容的东西,都是应该摈 弃的。 ” 有没有对国学的概念给以严格意义上的定义?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在 《关于振兴国学的思考》中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定义,他说: “国学是中国传统文 化进行研究和阐释的一门学问。我们认为这个定义不同于一般的词语解释,它符 合逻辑学下定义的概念,等于种差加属概念。 ”纪宝成在文中论述道: “国学作为 近代意义上的概念,始于 20 世纪初。一般认为,国学相对于新学,指旧学;相 对于西学,指中学。引申而言,它即众人眼中的中国传统学术文化。可以把国学 看作对中国传统文化与学术进行研究和阐释的一门学问。国学有广义与狭义之 分:广义的国学,即胡适所说的‘中国的一切过去的历史文化’ ,思想、学术、 文学艺术、数术方技均包括其中;狭义的国学,则主要指传统思想文化,它是国 学的核心内涵,是国学本质属性的集中体现。(2005 年 6 月 7 日《光明日报》笔者以为 ” 这是迄今为止对国学这个概念最完整最权威的定义了。 二、国学有什么 国学有什么,这就涉及到国学的范畴及具体内容。国学有什么?梁启超说: “中国学问界,是千年未开的矿穴,矿藏异常丰富。 ”胡适说: “过去种种,上自 思想学术之人, 下至一个字, 一支山歌之细, 都是历史, 都属于国学研究的范围。 ” 周汝昌说:‘是国学’者,他们都属于‘国学’范围之内。 “ ‘不是者’ ,他们孤立 起来,哪个也代表不了‘国学’ 。而其全部整体才是‘国学’的真正实质和精神

命脉。 ” 三位国学大师所论,概括起来就是,研究国学的范围是非常大的,而我们往 往把国学融化为儒学一家。国学的内容包罗万象,需从整体上把握国学的精神实 质。 国学是中国传统文化与学术,它既包括了中国的语言文化,文学历史和风俗 习惯,也包括了天文、地理、中医、中药、戏剧、书画、音乐、五行、八卦、考 古、鉴伪、星相、术数等。这些都属于国学的范围,也就是国学的外延。 国学是一种繁荣与腐朽共生的文化现象。因此,李银河在《国学可以研究, 前提应为批判》一文中指出: “国学应当研究,但前提是应当有一个批判的态度, 至少在研究时应当将国学做上述两个部分的区分: 与进步无关的那部分传统文化 可以多加肯定, 而与进步有关的那部分文化特别是其中阻碍了中国进步的部分则 应多加批判。 ”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清末时,以章太炎,邓实为代表的民粹 派将为专制服务的所谓“君学”剔除于“国学”的范围,同时把昔日被儒学排斥 的诸子学等“异端”部分纳入“国学”正统。这就充分说明国学内容菁华与糟粕 共存。 我们讨论国学的范畴时,还应注意到国学的分类问题。国学以学科分,应分 为哲学、史学、宗教学、文学、礼俗学、考据学、伦理学、版本学等,其中以儒 家哲学为主流;以思想分,应分为先秦诸子、儒道释三家等,儒家贯穿并主导中 国思想史,其它列从属地位;国学以《四库全书》分,应分为经、史、子、集四 部,但以经、子部为重,尤倾向于经部。 (部分摘录自南柯舟《国学热中谈国学》 ) 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与学术主要不是靠口头传承的, 而有着许许多多的著 作作为载体。 那么能否在浩如烟海的著作中选择一些精华部分提供给有志于弘扬 国学的人们呢?国学大师梁启超于 1924 年写的《国学入门书目及其读法》就是 这样一篇名文。笔者作为有心人列数国学入门的篇目竟有七十种之多。此文将国 学入门书目分两类,甲为修养应用及思想史关系书类,乙为政治史及其他文献书 类。除了一些经典外,还介绍不少学术著作。也许梁任公怕人接受不了,在文尾 处为我们再拟了最低限度的书目: 《四书》 《易经》 《书经》 《诗经》 《礼记》 《左传》 《老子》 《墨子》 《庄子》 《荀子》 《韩非子》 《战国策》 《史记》 《汉书》 《后汉书》 《三国志》 《资治通鉴》 (或《通鉴纪事本末》《宋元明史纪事本末》 ) 《楚辞》 《文 选》 《李太白集》 《杜工部集》 《韩昌黎集》 《柳河东集》 《白香山集》 。其他词曲集 随所好选读数种。此后的 1937 年国学大师钱穆在其名著《国学概论》以十章论 国学:第一章为“孔子与六经” ,第二章为“先秦诸子” ,第三章为“嬴秦之焚书 坑儒” ,第四章为“两汉经生经今古文之争” ,第五章为“晚汉之新思潮” ,第六 章为 “魏晋清谈” 第七章为 , “南北朝隋唐之经学注疏及佛曲翻译” 第八章为 , “宋 明理学” ,第九章为“清代考证学” ,第十章为“最近期之学术思想” 。钱氏在此 书序言中写道: “国学特为一时代名词,其范围所及,何者应列为国学,何者则 否,实难判别。本书特应教科讲义之需,不得已姑采梁氏清代学术概论大意,分 期叙述。于每一时代学术思想主义潮流所在,略加阐发。 ”综上所述,我们大体

明白了国学虽然包孕了中国所有的传统文化与学术, 但国学应该是以儒学经典为 核心的优秀文化与学术。 关于国学范畴近年有识之士提出“大国学论” 。学术泰斗、国学大师季羡林 先生生前在北京 301 医院接受采访,高瞻远瞩的提出“大国学” 。他说: “国学应 该是‘大国学’的范畴,不是狭义的国学。国内各地域文化和 56 个民族的文化, 都包括在‘国学’的范围之内。地域文化和民族文化有各种的表现形式,但又共 同构成中国文化这一文化共同体。 ”董斌在《何谓“大国学”及其宗旨和意义》 一文评论道: “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的大国学论,有利于中华大民族的民族融合 和文化融合,有利于五千年来积累的民族文化大整合,有利于凝聚中华民族文化 向心力!有利于中华民族大团结。 ” 是的,正如陈思和教授提出的“只有包容各种文化形态的存在,这个文化自 身才可能变得多元和丰富” 。只有更加中国的,才更加世界的。 三、为什么学国学 我们明确国学的定义和范畴,是为了更好地学习、研究国学,学习、研究国 学是为了传承、振兴国学,让国学为现代社会服务,为社会主义的三个文明建设 作出贡献。 为什么学国学?中国人民大学校长、 孔子研究院名誉院长纪宝成如是说: 国 “ 故之成为‘学’ ,是近现代以来中西文化交汇碰撞的结果。在此过程中,中国固 有的学问被植根于西方的学术规范、学术体制和学术传统所取代,学术的现代转 型被简单理解为学术的西方化。而中国自身的学术则成为‘国故’ ,继而几乎沦 为‘绝学’ ,中国的现代学术与传统学术之间,出现了深刻的断裂。因此,为了 继承并弘扬优秀传统文化,有必要振兴国学。 ” 早在 1995 年,赵朴初、冰心等 9 位文化界耆宿联名呼吁“建立幼年古典学 校” ,并发出了“传统文化正处于存亡绝续的关键时刻”的警钟之语。更早于二 十世纪初年,西学繁衍于东土,东学式微,清末,以章太炎、邓实等为代表的国 粹派成立“国学保存会” ,创《国粹学报》对国学的传播影响很大。现代自“五 四”以来,一些国学大师们,为保护国学开始和西学论战,西学派认为全盘接受 西学,而国学家们则誓死保卫祖宗们留下的五千年菁华文化。 实际上,最初提出“国学”问题的人,固然是有一种现代民族国家意识,但 同时他们也是一些对现代学术有所了解、有所比较,并具有对传统学术文化进行 反思、 加以重新解释能力的人。 像章太炎、 梁启超等就是典型代表。 他们感觉到, 中国再怎么追赶时代潮流,也不能在根本上完全西化自我,比如,你如果连本国 语言都不会讲,丝毫不了解中国的历史和文化,只会说英语或其他外语,就算你 有中国国籍,有着遗传的黄皮肤,你还能算一个完整意义上的(包括文化意义在 内的)现代中国人吗?所以,在清末,当“新世纪派”的主将吴稚晖主张逐渐废 灭汉字,提倡以世界语取而代之,怂勇国人“爱斯不难读” (Esperanto 的音译) 时,理所当然地遭到来自国学大师章太炎等人的强烈谴责。 北京大学中文系资深教授袁行霈在《 〈国学研究〉发刊辞》首段写道: “不管

愿不愿承认,也不管是不是喜欢,我们每天都生活在自己国家的文化传统之中, 并以自己的言谈行为显示着这个传统的或优或劣的特色。 而国学作为固有文化传 统深层的部分,已经渗进民众的心灵,直接间接地参与现实生活。因此,有识之 士莫不疾呼弘扬我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, 以辅助现代化事业——这实在是远见卓 识。 他在 2007 年 6 月人民日报发表的 ” 《国学究竟有什么用》 “经常有人问我: 说 ‘国学究竟有什么用?’要说没用也真没用,既不能当饭吃,也不能教人如何投 资赚钱。但其精华部分能丰富我们的精神世界,增强民族的凝聚力,协调人和自 然的关系以及人和人的关系, 能促使人自己掌握的技术用到造福于人类的正道上 来,这是国学无用之大用,也是人文无用之大用。试想,如果我们的心灵中没有 诗意,我们的记忆中没有历史,我们的思考中没有哲理,我们的生活将成为什么 样子?……对待中国传统文化应当采取三种态度,即分析的态度、开放的态度、 前瞻的态度。所谓分析的态度,就是要分清精华和糟粕,吸取其精华,剔除其糟 粕。所谓开放的态度,就是要处理好中外的关系,既要吸取世界上各民族的优秀 的文化成果,也要让自己民族的优秀文化走向世界。所谓前瞻的态度,就是要正 确对待古今的关系, 立足当前面向末来, 建立具有当代形态和前瞻意义的新国学。 研究国学不是复古,是为了现在和将来。研究国学不是抱残守缺,现代化不是全 盘西化。抱残守缺和全盘西化都是没有出路的。我们要把国学放到中国实现现代 化的大格局中,放到经济全球化的大格局中加以研究,使之为中国的现代化做出 应有的贡献……” “我并不认为现实中真的存在所谓‘传统文化热’ 。且不论我们在社会生活 层面是大踏步走向‘现代’ (西方) ,就是在知识领域,西方话语也始终占有绝对 压倒的优势。例如在学科配置上,往往重西方,轻本土;重现代,轻传统;重技 术,轻人文。 ” 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郑家栋先生说: “伴随中国当代社会的迅速发展, 人们越来越意识到,国家、民族、社群、宗族、个体都不可能长期与自己的历史 断开,即便是断开了,也必须重建一种历史叙事把二者连接起来。 ” 以上摘引诸家文字,是从不同角度和因果关系来谈学习研究、弘扬国学的重 要性,显得有些概略。下文摘引纪宝成《关于振兴国学的思考》有关文字正好弥 补了其中不足,而且具有积极的建设性。 首先,研究国学、重振国学是恢复文化自信的需要。近代以来中国社会的衰 落,在西方列强侵略时的无力,被人们采取一种文化归因的解释策略,简单地把 原因和过错归结于中国传统文化身上。在这种心态下,国人对于本国固有文化和 固有学术的自信心,降落到了历史的最低点。传统学术首先作为“国故” ,失去 鲜活的创生能力。今天,随着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,我国在国际上的威望与影响 力日益提高,世人对中国文化的兴趣越来越强烈。文化,只有是民族的,才能是 世界的。重建国学就是要更好地张扬中华文化的主体意识与时代意识。中华民族 的伟大复兴是海内外中华儿女的共同心愿和事业。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理应包括 中华文化的复兴。每个中华儿女应当坚信,中华文化仍将再次焕发青春,再现活

力,再展魅力。 第二,研究国学、重振国学有利于提高民族文化素质。国学研究是以中国传 统文化经典为核心,以中国传统学术方法为手段,保存和传承中国传统人文精神 的一种重要方式。国学研究和国学教育,将有助于人们了解中华传统文化经典, 接受人文精神熏陶。了解和熟悉本国文化经典,是国民文化教育的重要内容。国 民能够从国学教育和普及中了解到,我们是一个有着悠久文化历史的国家,是一 个有着灿烂文化传统的民族。传统文化是丰富多彩的,既有孔孟的严谨刚毅,又 有老庄的逍遥豁达。传统文化也是开放的, 《周易》尚变,赞“日新之谓盛德” 。 传统文化可给予我们更多的灵感、更多的人生启迪。 第三,研究国学、重振国学有助于提高人文学术创造力。近现代以来中国人 文学术领域内的一个重要文化现象,即大规模移植西方学术,把基于西方文化传 统和文化经验的学术类型和文化类型当作普遍形态, 当作现代学术与现代文化的 典范。这种情况对于中国人文学术的影响是复杂的。一方面,我们学习西方人文 学术,借鉴西方人文学术建立了学科制度和教育制度,并产生了大量学术成果, 造就了大量专业人才。另一方面,人文学术普遍面临的西方化与本土化的矛盾, 是摆在我们面前亟须破解的文化难题。由于我们失去了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,失 去了固有的人文学术支撑,便不免照抄照搬西方人文学术及学术体制和学科制 度,而没有看到作为西方人文学术根基的文化传统和文化经验的限度,忽略了中 国人文学术自身的经验、问题和语境,从而使中国人文学术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 依据自己的资源,针对本土经验,不断创生新的文化理论的生命活力。我国的人 文学术若要进一步发展, 就要克服普遍面临的学科合法性问题与学科基础理论合 法性问题, 解决好学科制度与文化传统之间的矛盾, 真正架起传统与现代的桥梁。 第四, 研究国学、 重振国学是探索新型学科制度和人才培养制度的一种尝试。 国学作为一个整体性的学科, 近代尤其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已因新式教育学科体系 的分类而被消解,分别归属于中文、历史、哲学等学科。在当前人文学术领域, 普遍存在学科、专业划分过细,学科壁垒森严,知识结构单一的现象;一批又一 批学科背景单一、专业知识狭窄的专业人才,源源不断地被复制出来。在当今, 不仅文理不融通,人文学科与社会科学也不融通,就是人文学科内部,文史哲也 难以融通,甚至在某一专业领域,也被严格限制在划分得更细更小的范围内。重 振国学,恢复中国传统人文学术融会贯通的传统,有助于拆除人文学科领域内的 学科壁垒,探索建立新型的学科制度和人才培养模式。 最后引述王武子《国学三题》文尾一段话作为结束:讲国学在现代社会中的 价值意义,必须注意两个方面:一是认识,一是研究。没有认识,就谈不上研究; 没有研究,更谈不上弘扬。今天研治国学,应该不只是停留在整理国故,文化积 累的层面,更应该着眼于传统与现代的接榫通轨,打通经脉,古为今用,去粗取 精,推陈出新,俾使优秀的学术思想之花结出丰硕的文化生活之果来。 参考文献

[1]何兆武 . 纪念清华国学研究院 80 周年感言[J].清华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 科学版) ,2005, (05) [2]李学勤 . 深入探讨清华国学研究院的成就和经验——“清华国学研究院 与 21 世纪中国学术讨论会” 开幕词[J] . 清华大学学报 (哲学社会科学版) 2005, , (05) [3]荆竹 . 陈寅恪与清华国学研究院[J].朔方,2003, (03) [4]吴野 . 重建社会文化,迎接新的世纪[J] . 中华文化论坛,1995, (04) [5]戴家祥, 林在勇 . 清华国学研究院· 导师· 治学[J] .文艺理论研究, 1997, (04) [6]王小波 . 我看国学[J] . 语文新圃,2005, (01) [7]尚钊 . 砖头?粮食?——国学命运刍议[J] . 美与时代,2003, (12) [8]葛青松. 引国学清泉 澄澈孩子精神的家园[J].语文教学通讯, 2004, (07) [9]周溯源 . 关于“国学”研讨中的几个问题[J].哲学动态,1995, (10) [10]陈培瑞.浅谈在中小学开设《国学》课[J] . 当代教育科学,2003, (10) [11]赵吉惠. “国学” 是历史文化现象[J] .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, 1996, (03) [12]刘锋,熊建,刘曙昌.全球化浪潮与国学的创新[J].江西社会科学,2004, (10)


相关文档

更多相关文档

“国学研究与国学教育研讨会”综述
中国社会科学院第三次国学研究论坛综述
国学研究
校本课程——诸子国学研究
国学研究方法
国学研究院里的“四大导师”
“整理国故运动”与国学研究的学科重建 国学研
国学研究专题1
国学研究 经学之三礼
经学的缺席_失落了的国学研究
卢晓丽国学课堂模式研究综述
论国学与国学研究
我国城镇化战略研究综述 (2)
产权理论文献综述
校本课程——诸子国学研究
电脑版
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