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古


艾 香看 小 说 l 殂 一 老 ■王离京 古 两年前。中学语文特级教师、我的 大学同学老古.因为心脏病复发f 请注 意。是复发.不是突发1,倒在了他心爱 的讲台上.走完了自己59岁的人生之 旅。听亲历者说.老古逝世之后.闻讯 自发赶来为其送葬的学生及其家长. 达数百人。那场面虽不奢华.但用极尽 哀荣来形容怕不为过。老古.做教师做 到这个份 上,你可以安 息了。 在大学里.老古跟我在同一个班 同- d, 组。1978年入学的时候。他年已 i 十大几、是四个孩子的父亲了。没办 法.他家乡的计划生育工作很成问题. 始终不渝地走在全省的后列。直到进 入新世纪以后.仍是如此。凑巧的是, 他的大儿子是年17岁.跟他同时参加 了高考。不过.“青 H {蓝而胜于蓝”这句 古语.没能在他们父子高考这件事情 上应验。姜还是老的辣,儿子没能考过 做民办教师多年的老子.被一所中专 学校给录取了。我常想,要是父子俩都 被同一个学校、甚至同一个系录取的 话.那可真有热闹瞧了.多好的故事素 材啊! 老古生就一副高高大大的身板 儿.肉头黑脸,瞪着一对金鱼跟.厚唇 长牙.胡子拉碴的.看上去有几分憨 厚、几分粗犷、还有几分木讷。冬天的 时候.这老哥儿老爱把手抄在棉袄袖 筒里。两只耳朵上还喜欢戴对狗皮护 耳。那形象.同威虎山上的八大金刚们 有得一比。 室内很冷。睡觉的时候.他像个虾米般 蜷在薄薄的被窝里.纵然把所有衣物 都压在上面也无济于事.时常冻得瑟 瑟发抖。我就不明白了.既然如此.他 为何每晚入睡前.还要把身上的秋衣 秋裤脱下来./I x , 1:, 地叠好.只穿条大裤 衩子钻被窝。穿秋衣秋裤睡不是更暖 和些 么? 为此事. 我问过 他几次。 起先. 他哼哼哈哈地顾左右而言他。被追问 不过。方才 说了句:“你不懂, 这样睡舒 开学后第一次分组讨论.主题是 如何树立远大的革命理想.学好知识. 将来为国家多作贡献。老古先是静静 地坐在 那里.听 我们一f 后 生意气风 发、指点江山。末了,他老兄操着浓重 的方言。冒出了一句惊人之语:。俺也 是一 腔惹些( 热血 )! ”此 青既出, 举座雷 倒。 人学后的第一个学期.因为学校 改建宿舍楼.我们中文系78级的全体 男生.一共80多号人。统统住在一间 大教室里。那一张张双层床.摆得就跟 服.习惯了 。”后来我才知道. 为了打发 老古爷儿俩上学.他家砍了院子里的 i 棵树.卖了一头猪.才勉强为他俩各 自置办了一套有些寒酸的行头。老古 是怕穿着秋衣秋裤睡觉.会加快磨损。 一旦穿坏.可就没钱再买了。好在那时 大学不收学费、住宿费,师范院校还管 吃。否则.真不知道老古怎么熬完四年 大学时光. 一天夜里.我们这个大宿舍进贼 了。当这个小毛贼摸到老古床头的时 候,老古惊醒了。就在老古起身大喊 时,不甘空手而归的梁上君子.顺手抄 起老古的棉袄逃之天天。等我们手忙 脚乱地追出去时.早跑得没人影了。可 怜的老古啊! 你说这不长眼的贼.偷谁 不好.单单偷了他。 第二天.我把自己基本不穿的一 件棉袄拿给老古.他说啥也不肯要。我 就劝他说:“老古啊 .这贼本应偷我的. 蜘蛛网似的。大家挤挤挨挨住在一起. 热闹异常.无人抱怨不满。成了百里挑 一的大学生,高兴还来不及呢.哪有工 夫去闹情绪、提意见啊。 老古跟我邻床而居.都睡下床。看 上去粗粗拉拉的老古.心倒是挺细的。 天冷时.夜里他常常为我掖好蹬开的 被角。我晾晒在外的衣物忘记收.也总 是他帮我收回来叠好.这老哥在高兴 时。还不时幽我一默 :“兄弟啊,咱俩住 得这个近法.就跟结了婚差不离儿啊!”

相关文档

更多相关文档

老古:文名远播,两袖清风
李幼斌:“老古”男人,婚姻因为这份“严肃”而幸福
中国最老古油藏——中元古界下马岭组沥青砂岩古油藏
电脑版
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