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到姹紫嫣红开尽

龙源期刊网 http://www.qikan.com.cn 爱到姹紫嫣红开尽 作者:李愫生 来源:《小资 CHIC!ELEGANCE》2013 年第 11 期 李愫生 原名李钢,著名情感专栏作家,文化策划人,资深媒体编辑。曾在国内外数百家媒体发表 作品,并被多家报刊转载。有部分作品被改编、搬上影视屏幕。 爱情是场病,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。 他们说,没有人会喜欢昆曲。艾梅知道,他们喜欢的是吐字不清的周杰伦,是永远摸不清 他在说什么的王家卫,是唱得响亮的中国好声音。甚至,很多时候,问他们昆曲是什么,他们 都笑着摇摇头,样子茫然。艾梅的心落寞地疼。 他们,不懂。 艾梅深深地喜欢着昆曲。她是这个小城的外来女人,也是这个小城的另类。她没有太多 钱,却把生活打理得很精致。她不喜欢像小城里的女人一样,叽叽喳喳地聚在一堆,议论东家 的长西家的短。小城女人满口的北方方言,艾梅是一口苏侬软语。 邻居们表面和气,私下里,说艾梅不务正业,是个离婚女人,才独自跑到这个小城躲避是 非。整天听到艾梅的房间传出咿咿呀呀的柔软唱词,他们说不及流行音乐好听。 艾梅不理他们,只管唱自己的。 艾梅的昆曲茶楼在小城里热闹地开张,一大堆家庭女人凑在门口,等着看艾梅的热闹。艾 梅笑意盈盈,忙得不知疲倦。艾梅的昆曲茶楼装修得很精致,墙壁上挂满了昆曲的介绍,和 《牡丹亭》的精美画像,茶楼的背景音乐就是苏侬软语的昆曲。这里的茶水价格很公道,只是 大城市里的五分之一,年轻人只需要花很少的钱,就可以到她的茶楼喝到她亲手煮的茶,还能 吃到免费赠送的可口甜点。 艾梅不打算用茶楼来赚钱,她只是觉得寂寞,想用茶楼来打发时间和宣扬她喜欢的昆曲。 艾梅叹息他们的无知,昆曲曾经是一个贵族剧种,现在即将面临灭绝的危险。“原来姹紫嫣红 开遍,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,良辰美景奈何天,便赏心乐事谁家院。朝飞暮卷,云霞翠轩, 雨丝风片,烟波画船,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。”这是昆曲《牡丹亭》里的名段,唱出了一个 女人内心波澜的跌荡起伏,已经惊情四百年。 龙源期刊网 http://www.qikan.com.cn 茶楼才开始,生意并不好,艾梅在这里没什么朋友,她终于找到一个乐意听她唱昆曲的 人。那天下午,是漠北第一次和艾梅讲话,艾梅的声音和昆曲一样好听,说话很有分寸,能看 出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女人。漠北有点喜欢上了她。 茶楼的生意因为漠北的帮忙日渐转好,除了一些中年人外,一些情窦初开的年轻人也跑到 这里来尝鲜,很多都是艺术院校的学生。艾梅最喜欢煮甜茶,把茉莉、冰片、红枣放在一起 煮,香气宜人,甘爽润口。有喜欢喝浓茶的人埋怨她煮得太淡,艾梅就微笑着说不好意思,重 新煮过再送上来。 艾梅性情很随和,对每一个人都很好。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和她讲话,漠北看在眼里,喜在 心里。 一天大清早,艾梅的家里有激烈的吵架声。街坊邻居都在指指点点,窃窃私语。漠北敲 门,一直没有人开。直到敲了十几下,艾梅才探出一个头,问漠北,干什么? 漠北看见艾梅的身后,躲着一个男人,他尴尬地怔在那里。艾梅叹口气,说,今天不营业 了。漠北扫视到屋里地上落满了瓷器、碟片的碎片。 艾梅重重地把漠北关在了门外。 他是艾梅的初恋情人。隐忍了那么久,她的心里已经结满了疤痕。 大学时,他们因为为学校排练昆曲《牡丹亭》而结识。他就是她的柳梦梅,她就是他的杜 丽娘。他们轰轰烈烈地恋爱,唱着昆曲里的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。除了爱情,他们什么都没 有。他们为了事业拼搏,收效甚微。等到艾梅想要和他结婚时,他却做了爱情逃兵,逃到另一 个女人的怀抱。 那个女人比他大十岁,他心甘情愿被她俘虏,她可以帮他实现他的远大志向。艾梅伤心欲 绝,他早已忘记那段“遍青山啼红了杜鹃,那荼蘼外,烟丝醉软。那牡丹虽好,他春归怎占的 先,闲凝眄,听生生燕语明如翦,听呖呖莺声溜的圆。”他从柳梦梅变成了陈世美。 艾梅终究放不下他。后来,他婚姻不顺,迷上了赌博,想用赌博来赢得全部。在他输得山 穷水尽时,他又来找艾梅,让艾梅帮他筹钱。 艾梅哭着说,全是她的错。他曾经也是一个有志男儿,她不应该沉迷于那段爱恋,再次做 了他的情人。是她用从前的感情诱惑了他,也毁灭了他们的爱情。 艾梅还是没有和他结成婚。她变卖了自己的茶楼,让他拿去还债。小城的女人都叹息艾梅 的傻,这样的男人不理也罢。艾梅只是微笑,感激她们的心意。 龙源期刊网 http://www.qikan.com.cn 债还没还完,他就被法院带走了。小城很安宁,很少有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,人们看着他 的笑话。他沮丧着脸,被警察从艾梅的家里带了出来。警察说怀疑他和一宗珠宝盗窃案有关, 要带回去审问。 警车带走他以后,人们再没有看到艾梅的身影。艾梅去了她曾经生活过的城市,她的他坐 牢的城市。艾梅还要继续帮他还债,等他出狱。艾梅整整爱了他一生,不管他怎么伤害她,给 她制造麻烦,这一切都不重要。重要是,她依然爱他。艾梅是生病了,这种病的名字叫爱情。 爱情是场病,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。 漠北经过艾梅的楼下时,仿佛又听到了咿咿呀呀的昆曲声,优美柔软,哀婉幽怨。仔细听 了一下,是《牡丹亭· 游园惊梦》里的“皂罗袍”,漠北在茶楼帮工时不知已听过多少遍,无论 是梅兰芳的,还是华文漪、张继青的唱,每一次听,都倾耳忘倦,那遏云绕梁之音,“哀响馥 若兰”,将杜丽娘那种惋惜韶华易逝、好景不常的爱情迟暮之感,唱得直透人心。

相关文档

与爱同行,风雨里绽放着姹紫嫣红
姹紫嫣红牡丹开
爱到深处花自开
幼儿教师演讲稿-用爱心浇灌姹紫嫣红的春天与幼儿教师演讲稿-用爱谱写孩子们的孩提时代汇编
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