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代谥法论文谥法改谥论文

明代谥法论文谥法改谥论文

明代谥法中的改谥探析 摘 要:谥法是古代依据某种准则对尊者、高官死后定尊称的一 种制度, 是王朝政治统治的重要工具。 改谥作为谥法的一个重要内容, 始自西汉,是对谥法实施之后的补救措施之一。明代的改谥有恶谥改 美谥、初谥与名实不符而改谥、下谥改上谥、为溢美而改谥,这是朝 廷利用谥法对前朝蒙冤皇帝、重臣平反昭雪、矫枉过正或者对前朝重 臣再次渲染、重塑楷模形象,旨在向官员乃至整个社会弘扬正气,规 范人们行为,实现稳定有序之治。就总体而言,明代的改谥折射出不 同历史时期国家政治形势走向以及朝廷所倡导的主流价值观和道德 准则。 关键词:明代;改谥;谥法 谥法,古称“易名之典” ,是对地位尊崇或所言所行皆有可称道 之处的死者定尊称的一种制度。正如历史上其他制度一样,谥法在执 行过程中也常存在着与制度不全相符合的现象, 有应得美谥而得恶谥 者,有初谥与名实不副者,有应得上谥而得下谥者等,这些已得谥号 随着时间推移而被更改,其目的是谥号与其人的品行业绩名副其实。 改谥作为谥法的一个重要内容,是谥法实施之后的补救措施之一。有 关改谥的明确记载应自西汉始①,以后历朝历代都有,但是改谥人数 不多,这为数不多的改谥之人多是处在国家特殊历史时期,曾对当时 复杂的政治局势有过重大影响的人, 因为国家政治形势的变迁及后来 统治集团的需要,朝廷通过对他们已有谥号的更改,重塑社会楷模,

使社会正气得到弘扬,更好地教化官员乃至整个社会黎民百姓。 明代因国家政治影响而改谥的主要是皇帝和官员,其中皇帝 1 人,官员 10 人,笔者统计明代得谥号者约 2500 人左右,改谥者比例 之小显而易见。他们有恶谥改美谥、初谥与名实不符而改谥、下谥改 上谥、纯粹为溢美而改谥。本文述及的改谥对象是就对明代国家政治 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人,透过改谥这一现象,重新审视明代国家政治形 势变迁对谥号产生的影响。目前明史学界尚未涉及此问题的研究②, 有鉴于此, 笔者不揣浅陋, 就明代谥法中的改谥现象进行介绍和解读, 有不妥之处,敬请同仁批评指正。 一 恶谥改美谥,是明代改谥的重要内容。谥法旨在褒扬,恶谥多用 于帝王、宗室,很少用于百官,尤其明代取消百官恶谥,洪武至崇祯 16 朝百官无恶谥③。帝王恶谥 1 人,宗室恶谥 16 人,相对于宗室得 谥 1316 人来说,④比例之小不言而喻。明代有恶谥改美谥之例,但 没有美谥改恶谥之例,这是明代谥法与唐宋的区别之一。 明代最有影响的恶谥改美谥之例是景帝。景帝死后,正统朝赐谥 “戾” ;成化朝改谥“恭仁康定景皇帝” 。景帝谥“戾” ,完全是皇权 势力较量的结果。景帝在英宗被瓦剌挟持后登上皇位,与朝中主战派 同心协力, 击退瓦剌对明朝的威胁, 为捍卫大明政权功不可没。 然而, 由于政治风云变幻,英宗再次登上皇位,景帝在忧郁、疾病中死去, 其兄英宗对他的不满便发泄在给谥上,即赐谥“戾”“戾”字的最初 。 谥义是“不悔前过”⑤,其引申意也都离不开“过” 。英宗怀恨景帝

不该趁自己被瓦剌挟持而即皇位, 更可恨的是自己被囚禁南宫长达七 年多,应该说这是景帝最大的“过” 。英宗重返皇位后,运用谥号这 一劝善惩恶的措施,对死去的景帝灵魂进行鞭击。作为景帝,他没有 当皇帝之意,实在冤枉。正统十四年(1449)七月,英宗仓猝亲征蒙 古瓦剌,于这年八月的土木堡一战被瓦剌俘获,皇太后命郕王朱祁钰 监国,总理政务,“皇太后敕郕王祁钰,迩者虏寇犯边,皇帝率六军 亲征,已尝敕尔朝百官。今尚未班师,国家庶务不可久旷,特命尔暂 总百官,理其事。尔尚夙夜秪勤,以率中外,毋怠其政,毋忽其众。 钦哉,又敕文武群臣,凡合行大小事务,悉启王听令而行,毋致违 怠。”⑥英宗亲征前,已谕其弟郕王朱祁钰居守北京暂理政务。至英 宗被瓦剌挟持,国难当头,皇太后和大臣们皆拥立郕王即皇位,“文 武百官合辞请于皇太后曰:‘圣驾北狩,皇太子幼冲,国势危殆,人 心汹涌。古云国有长君,社稷之福,请定大计,以奠宗社” 。疏入, 皇太后批答礼部择吉日拥立郕王登皇位,云: “卿等奏国家大计合允 所请,其命郕王即皇帝位,礼部具仪择日以闻。群臣奉皇太后旨告郕 王。王惊曰: ‘卿等何为有此议?我有何才何德敢当此?’请退让再 三,群臣固请。王厉声曰: ‘皇太子在,卿等敢乱法邪?’群臣止不 敢言。已而复请曰: ‘皇太后有命,殿下岂可固违。 ’兵部尚书于谦扬 言曰: ‘臣等诚忧国家,非为私计,愿殿下弘济艰难,以安宗社,以 慰人心。 ’言益恳切,王始受命。 ”⑦郕王以自己的才德难以胜任及国 有太子为托辞,再三拒绝即帝位,但终难推卸此任,在皇太后及文武 百官的左右劝说下走马上任,并非自愿。因此,景帝谥“戾” ,有悖

实情。 景帝遭遇谥“戾”之不公正待遇,引发许多人的愤愤不平,他们 一再上疏为其鸣冤,其呼声最高的是成化时巡按直隶监察御史杨守 随。他上疏宪宗,陈述大学士陈文作恶多端竟得美谥,而景帝在国家 危难之时勇担大任,使国家转危为安,最后竟得恶谥,请求皇帝遵循 谥法原则,依据景帝善行改谥。杨守随首先阐释“戾”之谥义,‘戾’ “ 者,罪也,乖也,在谥法为‘不悔前过’,并陈述了郕王不当得恶谥 ” 的理由: “郕王当英宗北狩之时,奉命监国,以宗社计不得已而即位。 北悍戎狄,南平闽广,定人心于将变,安国势于阽危,其有功于社稷 甚大。威虏以甲兵啖虏,以金币而迎回大驾,尊养之于南宫,不为贼 臣离间,其兄弟之情甚厚,任信大臣,听纳忠谏,兴学劝士,加惠恤 民, 其善政之在天下甚夥, 虽末年少有过愆, 岂可以一眚而掩众善耶! ” 他还揭示了景帝谥“戾”非英宗本意,是奸臣从中作梗而致,有失公 道。 “况恶谥非出先帝之本意,乃一二造衅幸功奸臣之邪议,至今公 论为之不平。 ”并建议朝廷根据谥法原则,取其善行而改谥,还谥法 以公道, “古之定谥者,苟有一善,以一善谥,兼有众善,节以一惠, 惟无善可称,方得恶谥。近时大臣有奸回贪墨者尚滥美谥。岂可以陛 下之至亲, 乃泯其善而使久蒙恶谥乎?乞敕廷臣会议取其善行而改谥 之,则公道昭明,谥法允当”⑧。为景帝谥“戾”鸣不平的呼声持续 到成化十一年(1465) ,伴随着官场上趋炎附势、贪污腐化之风的公 开化, 一些玩弄权术的官员左右朝中大权, 生前拉帮结派, 打击异己, 贪污受贿;死后窃取美谥,对朝野上下震动很大。宪宗准备通过对景

帝的平反昭雪及改谥手段,整肃社会风气。他敕廷臣:“曩者朕叔郕 王践阼,戡难保邦,奠安宗社。亦既有年,寝疾、临薨之际,奸臣贪 功生事,妄兴谗构,请去帝号。先帝寻知诬枉,深怀悔恨,以次抵奸 于法,不幸上宾,未及举正……敦念亲亲,诞告在廷,用成先志,其 郕王可仍旧皇帝之号,所有尊谥,礼部会议以闻,务合人心,毌乖典 礼。 ”⑨宪宗肯定其叔郕王“戡难保邦,奠安宗社”之功,并就父皇 英宗对景帝不公待遇归为听信贪功奸臣的谗言,下诏礼部复皇帝之 号,重新议定尊谥。成化十一年十二月给其叔郕王上尊谥“恭仁康定 景皇帝” ,洗雪了景帝所受不白之冤,某种程度上纠正了上一任皇帝 在政治上的偏颇,使社会正气得以弘扬。 景帝由恶谥改美谥经历了 18 年的漫长时间,其艰难程度可以想 象。根据明代谥法,皇帝 17 字,而景帝谥号 7 字,显然有权给景帝 改谥的宪宗没能把他放在与明代正常伦序皇帝的同等位置上去看待, 其中的偏见自不待言,从中可以窥见专制社会下正统观念的主导作 用。 二 初谥未与名实不符而改谥,是明代改谥的又一主要内容。这类改 谥者能够誓死抵抗异族入侵或者打击朝中邪恶势力, 维护了国家和百 姓的切身利益。他们所行所为符合正统社会倡导的主流价值观,是大 明政权的脊梁。朝廷给他们改谥,社会效应大,有利于巩固政治统治 和社会稳定。

明代官员中有初谥未涵盖其死之忠, 后有地方官员向朝廷提出改 谥之请, 得到皇帝允准的。 英宗时重臣于谦即是一例。 于谦, 字廷益, 号节庵,浙江杭州人,官至兵部尚书。英宗被瓦剌挟持后,他力排南 迁之议,主张坚守北京,亲自督战,击退瓦剌对京都的威胁,保卫了 国家安全。拥立英宗重新登上皇位的徐有贞、石亨之流怀恨于谦对其 陷害,最后将其车裂西市。尽管于谦官品、德行业绩都符合明代谥法 的要求,但他在当时政治形势下不可能得到谥号这一殊荣。成化初, 于谦之子于冕赦归,上疏为父讼冤,仅得复官赐祭,而赐谥被搁置。 弘治二年(1489) ,于冕再次奏乞为父赠谥,礼部上奏皇帝:“谓古 今忠义之臣,能为国家建大议,决大事,而成非常之功者,生则有旌 擢之恩,没则有褒恤之典,非特酬其一时之功,实以为后来人臣之劝 也。故少保兵部尚书于谦当正统十四年虏寇犯顺,中外危惧,而能奋 其忠义,卫安宗社。一时修武备,靖疆域之功固多,其间斥和议立团 营之功尤大己。 ”孝宗允准礼部的奏疏,对于谦加封赐谥,云: “谦能 安社稷以遏寇略,其定国捍患之绩著矣,中罹权奸之害,虽先帝已尝 昭雪优加褒恤,然不使之庙食于后犹未足为。为国效忠者劝其祠额, 可赐曰‘旌功’ ,加赠特进光禄大夫柱国,谥忠愍(按:应为肃愍)’ 。” ⑩《明史》载: “弘治二年用给事中孙需言,赠特进光禄大夫、柱国、 太傅,谥‘肃愍’”(11)尽管史料对于谦初谥记载有出入,但是一致 。 之处在于弘治二年于谦谥号最终定音。然而, “肃愍”一谥引发了时 人的质疑,他们认为与于谦尽忠报国的品行不符。万历时的张瀚对其 谥号颇为不平,他说: “夫公之精忠,庙谥‘肃愍’ ,诚为未当。 ”(12)

万历十七年(1589)十二月,浙江巡抚傅孟春请修于谦乡祠,因言: “谦社稷名臣,被谗蒙戮,得谥‘肃愍’,于谥法似未尽协,欲改谥 ‘忠愍’,以慰九原。部覆谦有鞠躬报国之节,有定倾保大之勋,第 当表其所以成,不必悼其所以死,合将‘肃愍’二字并为更拟,报允 后,更赐曰‘忠肃’。”(13) 有明一代,诸如于谦等有功于社稷的改谥官员,还有正统十四年 七月随英宗亲征、死于土木堡之役的大学士曹鼐,景帝谥“文襄” , 天顺改谥“文忠” ;正统时的国子监祭酒李时勉不畏宦官王振的权势, 正身立朝,打击邪恶,景泰谥“文毅” ,成化间改谥“忠文” 。从中可 以看出,他们所改谥号的共同之处都含有“忠”字,涵盖了他们对朝 廷忠心不贰的实行。 明代官员中还有初谥与品行不相符的, 因议谥不慎而造成名实不 符。大学士殷士儋就是一例。殷士儋字正甫,号文通,山东历城人。 嘉靖二十六年(1547)进士,政治生涯主要在隆庆年间,官至少保兼太 子太保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。 高拱柄政, 屡加排挤, 隆庆五年(1571) 十一月致仕。殷士儋于万历十年六月去世,十一年正月谥“文通”。 后佥都御史郑汝璧巡抚山东时, 济南府儒学生员于化等查勘殷士儋品 行与谥“文通”不符,经历城县申准,上疏请求改谥,疏中就揭示了 殷士儋刚正不阿的品格与初谥“文通”的“通”字相悖,题请礼部、 内阁据实查证,给以改谥,“盖棺始终一节,绝无脂韦之态,表里洞 然,纯乎刚正之风,谥之以‘通’,殊为不类,似应更谥,庶肖生平 合,候裁夺。具题等因,通详到臣案照先准礼部咨,该中书舍人殷盘

具奏前来,本部移咨内阁,烦将已故乡宦大学士殷士儋宦迹乡评逐一 查勘明确,原赐谥号应否改拟,明白具题前来,以凭覆议,上请施行 等因” 。并陈述巡按、科道官查证之实情: “准此,已行该司道查勘去 后,今据前因,臣会同按臣议照历城县已故乡宦原任大学士殷士儋, 朴忠许国,耿介禔躬,登翰苑而翌侍青宫,九经明于讲幄;由宗伯而 入参黄阁,一德简自帝心。议大政则侃侃不阿,义形词色赞机务,每 翼翼自靖,志励风云,偶未谐时,坚请归里,皋皮谭学,师严而道益 尊,门径张罗,身退而名愈重。臣夷考乡评,博询士论,咸谓本宦进 则正言正色,不与世以推移;退则淑己淑人,能视道为消息。 ”最后 阐释了赐谥“文通”之不当,乞请皇上下诏更改, “言皆可述,动足 为模,赐谥‘文通’ ,虽蒙恩于华衮,爰稽名实似未肖其生平,盖任 质绝不类于圆融,而尚通殊无当于直谅,拟于其伦,佥谓未协,既经 各衙门查勘前来,相应据实具题,至于改谥,恩典出自朝廷,非臣所 敢擅议,伏乞敕下,礼部覆议上” 。(14)万历二十三年七月,神宗下 诏准许殷士儋改谥,重申了他的品行业绩及谥“文通”的不妥,“士 儋起家庶常,由翰简历宫詹,任教习,典礼敷文,皆勤慎足纪。在阁 争北虏马市,遂拂衣去。家居清俭,讲学湖南,以初谥曰‘通’,不 类其耿直, 故命改焉”(15)。 万历二十四年二月, 改殷士儋谥 “文庄” 。 以上所述初谥与名实不符的官员改谥情况, 由于其子孙或地方官 的呼吁,通过改谥这一方式,得到了名实相符的谥号。皇帝利用赐谥 权,更改官员已有谥号,还谥法以公正,再次向社会传布精英品行业 绩,有着广泛深远的社会影响。

三 下谥改美谥,是明代官员改谥的又一重要内容。明代皇权高度集 中,官员谥号最终由皇帝裁决。即使官员的品级和德行业绩符合得谥 标准,如果生前不能讨皇帝欢心,死后仍赐以下谥。历史最终是公正 的,改朝换代之后,新朝廷重新赐以名实相符的谥号。嘉靖时大学士 石珤、张治都属此类。 石珤、张治都是嘉靖朝的官员,因“大礼议”站在世宗的立场上 而得到重用,入阁参与机务。但二人对世宗崇信道教、求长生不老持 不合作态度,石珤忤圣旨,张治不随波逐流,拒绝向皇帝供玄撰。二 人死后,嘉靖皇帝皆赐谥“文隐”《弇山堂别集》载: 。 “嘉靖六年, 大学士石珤卒,上亲定谥曰‘文隐’ ,取‘勤学好问,违拂不成’为 义也。至嘉靖二十九年,大学士张治卒,上复亲定谥曰‘文隐’ ,则 取‘勤学好问,怀情不尽’为义。 ”(16)二人同在内阁,张治还是石 珤主持会试所取第一人,按明代开科取士的潜规则,会试主持人与被 录取人为师生关系,所以,石珤与张治为师生关系,二人同赐下谥。 就石、张二人在朝廷的所言所行看,皇帝赐予他们下谥是不公允的。 隆庆改元,为刷新政治,革除嘉靖朝积弊,平反昭雪受到不公正待遇 的官员。巡按湖广监察御史雷稽古题请礼部更改张治“文隐”之谥, 礼部上疏皇帝议张治改谥: “看得巡按湖广监察御史雷稽古题称先任 太子太保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张治‘文隐’之谥,未究其蕴,乞要 再加议拟,上请一节为照。本官学有渊源,才优经济,存心制行,则 正大光明,辅政宣猷,则公忠直亮,声实兼懋,朝野具瞻。虽大业之

未终,实群情之系望。所据‘文隐’之谥,委属未安,既经巡按御史 查核,明白具奏前来。又经该司查有大学士石珤改谥前例,相应依拟 合,候命下翰林院,查照本官行述酌议改拟,惟复仍照旧谥。臣等未 敢擅便,伏乞圣裁。 ”(17)礼部、巡按等官虽查明张治品行业绩俱优, 但未敢改谥,“伏乞圣裁”,须有皇帝最后裁定。隆庆四年(1570) 六月, 穆宗亲下改谥诰文, 制曰: “朕于国家之事, 凡臣下有所建白, 苟有可采,咸赐施行,实以付之公议而不私焉。故太子太保礼部尚书 文渊阁大学士张治,孕灵湘汉,际会风云,擢抡魁于鸿渐之辰,获利 见于龙飞之岁, 遂官翰苑事。 我先皇帝三十余年往殿南都, 以长六卿, 寻被召还, 置之丞弼, 忠诚直亮, 庶几有为而弗永其年。 然隆恩厚恤, 君臣之义可谓有终始矣。间于妒嫉之臣,易名未当。顷有言者,朕下 之礼官,考论其世,以尔词尚理要,制作浑雄,心存世务,议论慷慨, 考文章以知人,如陆贽之识韩愈,因公正而发愤,若汲黯之斥张汤, 引以同升,悉为今日之宰辅与之异趣,实乃当时之大奸,是以朝廷服 其节概,天下想其风采。昔我先正,良用怀思,不有嘉名,曷称舆论, 是用谥尔‘文毅’ ,盖公议久而后定,非乐于有所改,亦必归于是, 而后已也。 ”(18)穆宗对张治易名未当归于官员之间的相互嫉妒,有 一定的道理,实乃替前朝皇帝开脱责任,并指出改谥目的使谥号更趋 向公正, 使官员名实相符, 令世人信服, 起到激劝世人的目的。 石珤、 张治是明代得下谥仅有的二人, 他们自身的品行业绩及官阶均符合得 美谥的标准,而明代谥法由皇帝操纵,违抗皇命,赐谥也会遭惩罚。

四 皇帝为溢美前朝重臣而改谥,是明代改谥的又一重要内容。他们 的初谥并未与谥法不相符,朝廷给他们改谥,旨在放大他们誓死忠君 的思想,为时人树立典范。这是明代继续推行中国古代强调的“君臣 大义”“为君尽忠”之再现。 、 这些前朝重臣的共同之处在于能临危奉上,以身事朝,洪武初年 死于说服云南元朝遗留势力归附明政权而死节的翰林待制王祎即是 一例,建文朝谥“文节” ,正统朝谥“忠文” 。为协助朱元璋和平完成 全国最终统一,王祎于洪武五年(1372)奉诏至云南抚谕元宗室梁王 接受明廷统治, 元室官员想用权势胁迫王祎降服, 王祎慷慨骂曰: “天 既灭汝, 元命眷我, 大明混一天下, 汝如嚼火余尽, 岂能与日月争光, 我奉上命, 必不为汝屈, 汝以凶威逼我, 我宁畏死耶?遂自刎。 ”(19) 王祎誓死坚守臣节,历朝历代皇帝都需这样的忠臣。建文即位后,政 权受到来自藩王们的威胁,尤其势力强大的燕王。为倡导臣节,建文 元年(1399)赐谥他“文节”(20),此谥号的记载虽非出自官方所修 史籍,但从当时情况推测应有可能。至正统朝又赐谥他“忠文” ,且 英宗特下赐谥诰文,云: “为臣奉君命出疆,能毅然守节捐躯,以明 君臣之大义者,虽死必旌异之荣,此风化之所系,帝王之令典也。尔 祎事我太祖高皇帝混一海宇之初,暨奉命往谕南诏,怀忠秉义,不屈 而死,臣节凛然,光明俊事,历年已久,虽没不亡。今特赠翰林学士 奉议大夫,谥‘忠文’ ,服此光荣,垂休无斁。 ”(21)王祎于建文、正

统两朝先后给他赐谥,正是看重他在危难之时,能坚守君臣大义,誓 死效忠明政权,这种精神不仅是明代也是专制社会巩固统治的基石, 如何弘扬都不为过。 还有燕王朱棣的大将张玉,初为官元朝枢密院,洪武期间降明, 累擢都指挥佥事,以骁勇善谋画,为成祖所亲信,靖难之役战死。成 祖即位,亲发赐谥诰文,追封荣国公,谥“忠显” 。成祖的赐谥诰文 中历数张玉在靖难之役中的功勋, “尔同知都指挥使司事张玉事朕藩 邸,厥既有年,秉德不回,始终如一。顷者,建文在位,崇信奸邪, 戕害宗亲,将危宗社,朕方遵祖训以兴师。尔即赞戎机而贾勇,首擒 群丑,遂夺九门、遵化、密云,长驱无敌,漠州、雄县所向有功,韦 成、真定之功,复献、永平之捷,坝上溃围而受降既众,白沟突阵而 斩馘尤多。及转战于东昌,益奋扬其威武,爰欲争光而效力,岂其临 敌以捐躯。 ”并给予很高的封赠, “今竑大业,底定功赏,诞颁不有追 崇,曷彰茂烈?特赠奉天靖难推诚宣力武臣,特进荣禄大夫右柱国, 追封荣国公, ‘忠显’ (22)。 谥 ” 仁宗即位后, 给予张玉最高封赠“王”, 于洪熙元年(1425)三月,亲下赐谥诰文,谥“忠武”。仁宗在给张 玉的赐谥诰文中云:“国家之于旧臣,其有非常之功德者,则必有极 盛之爵号以显之,所以荣奖忠贤而称报之义也,赠奉天靖难推诚宣力 武臣,特进荣禄大夫右柱国,追封荣国公,谥‘忠贤’。张玉秉正直 之节,缊雄武之才,沉毅有谋,英果能断,事朕皇考太宗文皇帝于潜 邸,多历岁年,克效忠尽属。当临危之际,首赞靖难之图,毕力一心, 催克馘丑,算无遗策,勋有奇功,暨大业之垂成,竟奋躯而死义。我

皇考畴其纬烈, 赐爵上公, 虽已备于哀荣, 轸圣情而未已, 肆于今日, 复举彝章, 特加封为河间王, 进谥 ‘忠武’” 。 (23)仁宗另赐张玉一谥, 有其深远之义,目的希望新朝出现更多像张玉这样忠于朝廷的大臣, 使自己的统治长治久安。 综上所述, 明代的改谥重在改对政治变换有重大影响的正面人物 的初谥,意在褒扬他们正身立朝,刚正不阿,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, 置个人生死安危于不顾,能够击退异族,直陈时弊,敢于揭露和打击 朝中邪恶势力。他们是社会正义的使者,具有强烈的民族责任感和历 史使命感。 皇权运用改谥的手段, 彰显国家意识形态的主流价值取向, 向社会弘扬正气,教化官员乃至整个社会,以此净化社会风气,规范 人们的行为,实现社会有序和谐运转。 注释 ①④汪受宽: 《谥法研究》 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95 年,第 147、 154 页。 ②关于改谥研究不多,汪受宽《谥法研究》 (上海古籍出版社, 1995 年,第 147—148 页) ,潘洪钢《论清代谥法》 《文史哲》2007 年 第 2 期有所涉及,但未展开讨论。 ③南明弘光政权曾赐泄密建文朝政于朱棣且陷害忠臣的陈瑛以 恶谥“丑厉” ,但这已非洪武至崇祯朝事。陈梦雷辑,蒋廷锡重辑《古 今图书集成》卷一二二《明谥考文臣谥下》 ,中华书局,1934 年。 ⑤司马迁: 《史记史记正义》《谥法解》 , ,中华书局,1959 年。 ⑥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八一,正统十四年八月乙丑,台湾史语

所校影本。 ⑦《明英宗实录》卷一百八一,正统十四年八月乙丑,台湾史语 所校影本。 ⑧《明宪宗实录》卷八二,成化六年八月乙卯,台湾史语所校影 本。 ⑨《明宪宗实录》卷一百四十八,成化十一年十二月戊子,台湾 史语所校影本。 ⑩《明孝宗实录》卷三三,弘治二年十二月辛卯,台湾史语所校 影本。 (11)《明史》卷一七○, 《于谦传》 ,中华书局,1974 年。 (12)张瀚著,萧国亮点校《松窗梦语》卷七, 《忠廉纪》 ,上海古 籍出版社,1986 年,第 129 页。 (13)《明神宗实录》卷二一八,万历十七年十二月丙子,台湾史 语所校影本。 (14)郑汝璧: 《由庚堂集》卷二四, 《续修四库全书》集部 1356 册,第 637—639 页。 (15)《明神宗实录》卷二八七,万历二十三年七月庚辰条,台湾 史语所校影本。 (16)(20)王世贞: 《弇山堂别集》卷一八,中华书局,1985 年, 第 1303 页。 (17)殷士儋: 《金舆山房稿》卷四, 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》集部第 115 册。

(18)归有光: 《震川先生集》卷三, 《常熟归氏》 ,清光绪六年刻 本。 (19)(21)《明英宗实录》卷八六,正统六年闰十一月己巳,台湾 史语所校影本。


相关文档

明代谥法中的改谥探析
明代的盐法(小论文)
作文教法.作文点改法
德国著作权法论文:德国著作权法修改及实施研究
劳动法的修改与农民工权益的保护 论文
论“精批细改法”在初一作文批改中的运用
作文修改法(好文章不嫌千遍改)
外国行政诉讼法修改研究的论文
中学作文自改法-最新资料
小学语文论文“五读”作文修改法_人教版新课标
电脑版